产品搜索

联系我们

沟通从深圳东成印刷厂,深圳印刷厂,宝安印刷厂,沙井印刷厂,福永印刷厂,松岗印刷厂开始,为你提供最专业的印刷服务.

地址:深圳市宝安区沙井后亭学子围工业区3号楼2层                  

手 机15815550810 18607584556

电 话:0755-33146563

传 真:0755-29695667

QQ:66171113

联系人:常小姐

    在线客服:  

          

   

   

深圳印刷厂|福永印刷厂|松岗印刷厂

沙井印刷厂|宝安印刷厂|深圳东成印刷厂为你提供至诚的服务

欢迎有印刷相关方面的需要的可以随时QQ联系我们

或者来电询咨你想要报价的产品

在线时间:8:00-23:00

   

新闻详情
关注:数字印刷发展状况
来源:深圳印刷厂作者:东成网址:http://www.sz-dcprinters.com浏览数:92

印刷相关:深圳不干胶印刷,说明收印刷.

   给业界印象深的是,去年在德国举行的德鲁巴展会上,数字印刷之风扑面而来,你要不谈数字印刷,反而不好意义了;回到国内,你的企业若没有数字印刷机,都不好意义跟人家说。但是,一年过后的今天,国内数字印刷的开展仿佛迟滞一样,停顿不大,那股猎猎刮来的数字旋风仿佛基本就没有来过。记者近日采访了局部国内做数字印刷比拟好的企业相关人士,他们表示,从数据来看,近一两年,数字印刷开展进入了瓶颈期。

  数字印刷开展速度不尽如人意。依据国度新闻出版广电总局统计,拿到数字书刊印刷答应证的企业有799家,产值在39.4亿元,与印刷工业总产值相比,数字印刷占比重不到1%。关于这一数据,上海数字印刷行业协会秘书长潘晓东对记者说:“我们既满怀希望数字印刷能很快开展,但目前数字印刷的开展情况又并不完整令我们称心。”  

  北京印刷企业奇良海德涉足数字印刷曾经6年了,至今数字印刷业务占该公司总业务量的10%左右。该公司总经理柏琦表示,头几年数字印刷业务增长较快,近一两年却增长得十分迟缓,2012年与2011年相比,同比只增长了百分之几。“近两年数字印刷开展进入了一个瓶颈,没有更大的打破,主要是来自本钱和速度的请求,一旦在本钱和速度上可以替代胶印,数字印刷将会有一个迸发式增长,但目前我还没有看到这个前景。”  

  记者日前采访北京印刷协会理事长任玉成时,他表示数字印刷在北京地域的增幅仅有百分之几,增幅很小。  

  有人说,数字印刷开展速度慢是由于大家都没有找到适宜的商业形式。也有人说,数字印刷两个最大的范畴书刊印刷和直邮印刷没有开展起来。还有人说,如今的数字印刷设备都依托进口,价钱偏高,企业难以承受。  

  潘晓东供认,这3个问题的确影响着印刷企业开展数字印刷,“也由于各种各样的缘由,大家做数字印刷都感到很累”。其中,数字印刷机的价钱和后续运用的相应耗材的价钱太高,持续投入大,让很多人痛快采取张望态度——宁可慢一步,也不要由于急于上马而成为企业的“拖累”。  

  确实,业内一谈到数字印刷,就会相互探听有没有成熟的赢利形式。但从目前来看,企业不同,做数字印刷的方式不同,其赢利形式也不同。时至今日,数字印刷还没有一个大家公认的、通用的赢利形式。  

  以数码打样起家的奇良海德,其数字印刷之路走得挺有意义。该公司自2007年开端做数字印刷到如今,不断只运用一台数字印刷机,没有像涂书网那样,先后买了好几台惠普数字印刷机。  

  作为一家范围不大的企业,柏琦说,一台数字印刷机曾经足够对付公司的数字印刷业务了,所以他们没有添加多余的机器,但是为了更好地应对客户的需求,他们最近添置了数字化的印后加工设备。  

  江苏华文数字印刷(连锁)有限公司是从10平方米的快印店开端起步的,经过多年探究,该公司经过锁定目的大客户,将大客户的产品绑定该公司的相关软件系统,使得这家大客户与公司利益亲密相关。

  该公司执行董事祁欣说,从2005年开端不断到如今,与公司协作的这家纯外包的设计院,其年产值在20亿元,用在图文上的投资在1500万元左右。  

  美国有两家开在中国的连锁店是失败的,一个是快递先生,另一个是金考,这两家连锁店最后都退出了中国市场,失败的缘由是管理没有本地化。  

  潘晓东表示,从他察看数字印刷的开展现状,目前,数字印刷没有通用形式,但有一个共同点,就是在一家企业里,胶印和数字印刷两条腿走路,是最理想的选择。  

  柏琦以为,企业把现有客户的很多印刷需求都开发出来,就曾经够企业吃了。他说:“国外的形式不能照搬,一定要寻觅合适本人业务特性的业务。关于一些企业来说,你现有的客户群就是你发掘数字印刷业务的对象,由于客户群里还有很多业务,你应该做而没有做。比方我们的客户群需求还有很多,我们却没有完成,这些客户可能有对数码的、大喷的需求,也有客户请求我们做展板。”  

  柏琦还谈到一个关键点,他以为,数字印刷的趋向是业界认同的,但要从小处做起,不要稳扎稳打,要从实践动身,不要照搬国外公司的案例。很多客户只关怀质量,并不强调要用数字印刷方式印刷。

  数字印刷开展迟缓还有一个重要缘由,就是出版产业的上游出版社,对数字出版、数字印刷并不像印刷设备商、印刷企业那样积极主动。但最近,出版社的编辑们的态度似乎发作了变化。

  最近,出版社的编辑们频频到数字印刷企业去调查。5月31日,中国出版集团公司的后备干部班一行80余人到北京数字印刷做得比拟好的企业奇良海德去参观,以促进对CTP、数字印刷、连线上光、PUR胶订等特征工艺的理解。前不久,水利出版社相关人员去学问产权出版社的数字印刷中心参观,感受数字出版的“气氛”。

  与传统出版产业相比,数字出版、数字印刷对很多出版人来说,是一个全新的范畴——思想方式不同,赢利形式不同,操作方式不同,应用技术不同。这正如学问产权出版社总编辑欧剑说的:“做传统出版的编辑和做数字出版的编辑,就像两群不同的猴子。”

  上游不动,下游奈何?数字印刷开展进入瓶颈期,上游不给力,下游的开展空间就会遭到限制,按需印刷、个性化定制的图书市场无形中也成为限制数字印刷开展的一个重要要素。互联网时期,出版人的理念也该换一换了。





在线报价服务